蘑菇小蝎子

某蝎的冷番日常。懒癌得治。

【腐向】猫(上)

      Dele剧版衍生。腐向注意。小甜饼一枚。

      圭司和佑太郎。没有明显的攻受倾向。上篇主圭司视角,下篇主佑太郎视角。PS:下篇还没开始动笔(小声

      以下正文


      “呐,圭。我们果然还是在事务所里养只猫吧。”佑太郎躺在沙发上认真地翻看手机里的猫咪视频。
      “这件事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讨论过了么,我拒绝。”圭司敲击着键盘,面不改色地驳回了佑太郎的申请。
      “唉——”佑太郎翻了个身好让自己一抬头就能看到圭司挺直脊背坐在轮椅里的身影,“但是我想要被治愈啊。”
      “只是看视频已经不能满足你了吗。”圭司用着疑问句的句式语气却笃定得像是在说陈述句一样。
      “圭你真是不懂啊,”佑太郎伸出手在空气中描绘了一下猫咪脊背的形状,“猫的可爱之处就在它的毛绒绒软绵绵很温暖啊。这些都不是通过视频可以感受到的!”
      圭司瞥了一眼闭着眼睛假装自己正在摸猫的佑太郎,将视线转回屏幕时手一抖下错了一步棋。落子无悔。贵司有些痛苦地懊悔自己刚才的失误。不过他玩了这么久根本没赢过几次,所以他的心情倒也不会有多低落。
      破罐子破摔地结束棋局,圭司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对佑太郎刚才的发言表态。他看向沙发上躺着的人。佑太郎好像并没有很在意自己被无视的事情仍旧在看着手机。不过下一秒佑太郎的眼睛就从手机上移开,带着点询问和期待地看向圭司。然后,佑太郎就这么愣住了。
      这次视线相交纯属意外。至少佑太郎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样子。在佑太郎的计划里,他本来打算偷看圭司直到圭司或冷淡或不耐地回复他些什么,例如上次的“就算你被治愈了我也只会火大”之类的。结果计划刚刚开始就被发现,而且发现的人好像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疏远这种情况,他真的没有料到。
      两人沉默了一会。圭司安静地看着佑太郎从带着微笑的试探到受惊,再到呆滞一会后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最后像逃避什么一样重新看起手机甚至还把自己缩得小了一点。当看到佑太郎不再蜷缩得那么僵硬时,圭司好像有点明白佑太郎所追求的那种治愈的感觉了。
      “猫的话不是已经有了么。”圭司关掉游戏打开了编程软件,顺便给佑太郎留下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佑太郎闻言愣了一会,之后眨眨眼一个翻身从沙发上蹦下开始到处翻找起来。就在佑太郎找得认真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来的人是舞。今天她手里仍是什么资料也没拿,摆明了是来找自己可爱的弟弟和佑太郎闲聊来了。自从坂上事务所前代的丑闻被曝光后,舞来到负二层的机会也多了不少。毕竟这种情况并不是靠着一时的努力就能够改善的,对此舞的心态非常平和。甚至因为空闲时间多了,有了更多睡美容觉的时间,舞最近觉得自己皮肤都好了不少。
      “佑太郎在找什么?”舞饶有兴趣地看着佑太郎趴在地上认真扫视沙发底。
      “啊,舞姐。”佑太郎跟舞打了声招呼,一点没有起来的意思,“我在找猫。”
      “猫?”舞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下意识看了眼跟往常没什么两样的弟弟。不出意料,圭司听了她俩的对话仍旧面不改色地敲着键盘。“噼里啪啦”的键盘音连一秒的停顿都没有。
      “嗯!”什么都没有发现的佑太郎总算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习惯性地叉起腰:“圭说事务所里有猫。”
      “哦——”舞点点头,又多看了圭司几眼。
      “舞姐知道什么吗?”佑太郎歪着头问舞。
      “知道哦,”舞走到圭司的桌前,一边俯视像是要把眼睛黏在屏幕上的弟弟,一边双手抱胸,“别看圭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可宝贝那小家伙了。”
      闻言,圭司敲打键盘的手立刻停了下来。他有些不满地看向舞:“你别说多余的话。”
      “好好好,”舞愉快地勾起嘴角,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不过圭你最好再坦率些哦,可爱的小猫咪可是被很多人觊觎的。”
      “嗯?什么意思?”佑太郎看看圭司又看看舞,完全搞不清状况。
      圭司沉默了好一会才长出一口气,将不知何时交握的双手重新放到键盘上。很明显,他并不打算接受舞的建议。下一秒键盘音再次回荡在事务所中。
      “嗯?等等?圭你背着我有猫了?”佑太郎对圭司做出暂停的手势。
      “不是。”圭司立刻回答了。
      “……那,你刚才是在骗我?”佑太郎迟疑了一下才问出第二个猜测。
      这回圭司没有回答,而是不耐地白了佑太郎一眼便继续工作了。见状佑太郎吸了口气,用力低下头,一副想不明白现状的样子抓起自己的后脑勺。
      “我……去个卫生间。”佑太郎抓了半天脑袋总算挤出这么一句话。说完,他边飞快地跑出了事务所。离开时还不忘带上门。
      舞望着紧闭的门等了一会,确定佑太郎的确是离开了以后才用下巴指指门外:“我猜对了?”
      “别明知故问。”圭司淡然地回答道。
      “虽然你变得温柔了一点但不善表达这点还是没有什么改善啊。”舞的语气有些许欢快。
      “啰嗦。”圭司皱起眉头。
       舞轻笑一声,换了个话题:“话说回来你有叫过佑太郎的名字吗?我有点记不清了。”
      闻言圭司一愣。
      没等他回忆起来到底叫没叫过舞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抱歉我忘了,你是个不会轻易叫别人名字的人呢。特别是你想亲近的那些人。”
      “无所谓,名字不过是个代号罢了。”圭司抿了抿嘴唇,说话时眼神有点飘忽不定,“就算不叫名字,能明白我在跟谁说话,能够进行基本的交流就足够了吧。”
       舞看着圭司了然地笑笑:“你说的没错。对着小野猫招手它也能明白你是在叫它过来。不过现在小野猫已经是小家猫了吧?虽然这只小猫非常自来熟,但作为主人多叫叫它让它知道这是它的家也是很重要的哦。”

      舞一口气把想说的话说完后便放松下来,任由自己闲在柔软的沙发里。反正自己的弟弟那么聪明,总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太好面子。她和圭司相处多年,自然知道这点不大不小的改变对他来说有多难。这个弟弟太独立太能干,太不会依赖他人了。所以舞很感谢让他说出“我要给你添麻烦”这种话的佑太郎。
      或许有人会觉得坂上姐弟为真柴家的事做得够多了,但那只是对真柴家而言。逝者已矣。在舞看来,佑太郎带给她们姐弟的东西远比她们付出的多得多。
      “所以这点小忙我还是要帮的。”舞勾起嘴角小声说道。
      沉浸在思考中的圭司仍旧微皱着眉头,完全没有听到舞的低喃。过了许久他才闭上眼睛,放弃似的开口道:“我不是他的主人。我们是搭档。”

TBC.

有了扫描仪以后手绘就能发出来了>w<

最近一口气补完了三眼哮天录,用我流画风嗑一下cp=w=

画了自己家男精给自己庆生~虽然还是过了~

小狍子真可爱

背光画得像非洲猫猫笔芯一样_(:з」∠)_

部队长不再是可爱的肥肥了,但是他变成了可爱的母猫>wo

画了自家亲友的爱抖露~~~

最近画的儿子女儿~

不要脸地用老公练习厚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