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蝎子

某蝎的冷番日常。懒癌得治。

背光画得像非洲猫猫笔芯一样_(:з」∠)_

部队长不再是可爱的肥肥了,但是他变成了可爱的母猫>wo

画了自家亲友的爱抖露~~~

最近画的儿子女儿~

不要脸地用老公练习厚涂!

【奥尔光】家(BG)(龙娘光)

    文中两人的关系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趁着守护天节最后一天赶紧赶个末班车(然而是篇清水文)
    奥尔什方ooc预警,光呆(龙娘)带自设预警。
    希望各位光战食用愉快(。・ω・。)ノ♡

    “今年守护天节的节目也很棒啊!”从闹鬼宅邸三三两两走出来的游客们兴奋地讨论着刚才在鬼屋里的游戏。
    “嗯,是呢。”光战走在他们中间轻轻点了点头。
    光战是一位敖龙族女性。她会对关系好的朋友说:“叫我龙娘就好,计量单位可以用一只。”但问题是,她的朋友并不多。
    虽然她是一个热心助人,会到处帮人解决问题和危机的光之战士,但她很少有机会跟自己的委托人建立非常密切的关系。大部分委托人在她完成委托后就成了她生命中的过客,如果再没有别的事她可能连招呼都不会同这些人打一声。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委托中成为伙伴的很少,细数起来好像也只有拂晓血盟的人们还有……
    “……说起来好久没过去了。”光战停下脚步望向了格里达尼亚的北边。
    光战的行动力一直很强。不过是冒了个念头,现在的她已经穿过了森林踏在了库尔札斯中央高地的雪地上。不像格里达尼亚的热闹,这里就算是不满天飞雪也没什么人愿意在这儿跑来跑去。这样也好,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跟别人腻在一起,至少光战觉得自己一个人走这段雪路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跑了几步后,她突然就觉得有点冷了。她缩缩肩膀,从腰间随手摸出个笛子。
    “哔——”她没仔细看自己吹的是什么笛,反正她也没有什么发光的摇摇车可以召唤出来。
    随着一声鸟啼,一只黑色的陆行鸟飞奔到她身边。她微笑着伸出手摸了摸低下头来对她表示亲昵的陆行鸟,之后骑上了鸟背。骑着陆行鸟赶路,让吹在光战脸上的寒风更大了,没一会就把她的脸冻得通红。等她能远远看到那个城墙时,她已经开始努力地吸鼻涕了。
    “哦哦,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么!好久不见!”守门的士兵看到她大声打招呼。
    “好久不见。”光战跳下陆行鸟掏出手绢擦了擦鼻子。
    “寒风很冻人吧,快进去吧!正好赶上梅德吉丝提尔做了南瓜浓汤!”士兵在光战背上使劲一拍,把她拍进了巨龙首营地。
    “南瓜浓汤?”她疑惑地咕哝。
    光战抬起头定睛一看,原本冰冷而压抑的巨龙首营地建筑上现在装饰了或紫或黑的缎带,一些窗户上贴了些蝙蝠或者南瓜的贴纸,那些堆着积雪的角落还散落着几颗画着鬼脸的南瓜。这里毕竟是个营地,所以这些装饰并不华丽,甚至有些粗糙得一眼就能看出是这些除了打仗外笨手笨脚的士兵们完成的。但这着实让她吃了一惊。
    巨龙首营地也会过守护天节么?光战只迟疑了一会儿便大步朝着那人常在的地方走去。
    “奥,奥尔什方。”事实证明步子再大也没用,光战扒在门框上只探了个头叫他的名字。
    “?”奥尔什方从桌上的文件中抬起头,“挚友?!你怎么来了!”
    “没什么……就是想来就来了。”光战顺了顺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才走进温暖的室内,“你说过这是我的家不是么。”
    “呵呵没错,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奥尔什方笑了笑站起身。
    没等光战走到奥尔什方桌前,他就绕过桌子走到她身边:“我说我怎么突然这么有干劲一口气把工作都处理了,原来是猜到了你要来。
    “走吧,我们去雪之家喝点什么暖暖你的身子。你的脸都冻红了。”
    她看着他的右手像是要抚摸她的脸颊一样抬起,却又中途放低变成了引路的姿势。用冻得冰凉的手摸摸自己同样冰冷的脸,光战点了点头。
    去雪之家的路很短,不过是拐几个弯就能结束的路程。路上奥尔什方问光战想喝什么。她说“都可以”,却含住了“只要是你挑的”。
    光战几乎是一进门就被奥尔什方按到在了座位上。她转过头直愣愣地看着他翻找出一条毛毯,下一秒他就用那条毛毯裹住了她。
    “等我几分钟。”说完,他转身出了门。
    说到等待,这可能是光战最擅长的事情之一了。她完成的那么多委托中有很多都需要她在某个地方等待。也许是等待即将来袭的敌人或野兽,也许是等待一个或几个故人。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她在等待时不需要警戒四周,倒是可以想点别的甚至放空自己。
    但习惯成自然,她还是忍不住打量起这个属于她的雪之家。这间平常就异常温暖的房间现在更是被装点得充满节日的气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这间屋子的装饰比外面的装饰更加繁复。
    是因为他的办公室不能弄得太花哨么?光战回忆了一下刚才的场景。好像那间屋子除了象征性地摆了几个南瓜就什么装饰都没有了。
    在她的胡思乱想告一段落时,敲门声恰好响了起来。奥尔什方单手拿着两只冒着热气的杯子走进屋子。
    “这些是什么?还有外面那些。”她接过奥尔什方递过来的杯子问道。
    “我们在庆祝守护天节。”奥尔什方在光战身旁的椅子坐下。
    “这我知道。”捧着有些烫手的杯子,光战从热气中飘散的浓郁香气知道这是一杯热可可。
    “就算是这么个偏远的地方也是需要热闹的。守护天节快乐。”奥尔什方不知从哪儿掏出几颗棉花糖放进光战手中的杯子里,“你吃惊的表情真棒。”
    这时的光战突然庆幸起自己不是一个猫女,她能想象出如果自己有对柔软的猫耳朵,现在那对耳朵一定会压得低低的还会微微打颤。
    感觉心底涌出的什么突然温暖了四肢,甚至让光战的脸颊变得同之前不一样的通红。她有些无措地低下头,一瞬间觉得自己的龙角尖儿都是热的。
    “我,没带糖果……”她望着渐渐消失在热可可里的棉花糖小声地说。
    盯着光战笑得开心的奥尔什方愣了愣,之后又笑了。她微微抬头,总觉得这个不比自己大多少的男精灵在笑容中掺了很多宠溺。
    “我不是很喜欢吃糖。倒是妮娜她们挺喜欢的。不过……”奥尔什方无所谓地耸耸肩。
    下一秒他凑到光战眼前宛若耳语地开口:“对我来说能跟你彻夜畅聊比什么礼物都好。”
    这下光战的大脑完全死机了。她呆愣地将杯子放到桌上,然后猛地跳下椅子退到远离奥尔什方的地方。流畅地做完这套动作后,她觉得自己总算能呼吸了。
    看着远离自己大喘气的光战,奥尔什方又开心地笑了起来。听着他的笑声,光战终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龙角尖儿。不烫,但是很温暖。
    “哈哈哈……紧张的你真是,太棒了!”奥尔什方笑着笑着把脸埋进了臂弯。
    当奥尔什方抬头提起了新的话题后,光战才小心翼翼地挪回了位置。可能是她想太多吧,但她总觉得奥尔什方手臂上的锁子甲有点异样的反光。
    笑出眼泪是不是有些过分?光战有些无语。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在可可彻底变凉之前光战总算是喝完了最后一口。在这之前她已经不再缩在毛毯里而是将毛毯团成一团抱在了怀里。直到有士兵敲门告知两人可以吃晚饭了,他们才一边继续话题一边向餐厅走去。
    大概是知道光战来了,梅德吉丝提尔将晚餐做得异常丰盛。当然,晚餐菜色中最显眼的还是士兵推荐的南瓜浓汤。
    在巨龙首营地享用晚餐是件非常热闹的事。换班回来的士兵在餐桌前高声谈论着各种琐事,有些人见到奥尔什方和光战还会跑过来同他们干杯。不知士兵们是不是想试试光战的酒量,不一会儿光战身边想要跟她碰杯的人就排成了一溜,甚至还有士兵专门负责给她倒酒。
    没料到这种情况的光战愣了愣却依旧保持着微笑跟他们碰杯。她总觉得自己的酒量不错,尽管她从没这么豪饮过。几杯香甜而浓郁的果酒下肚,光战的笑容越发真诚了起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奥尔什方拿走了光战手中再次被斟满的酒杯,“你醉了。”
    光战转头看向奥尔什方,眨了眨微醺的眼睛笑得更开心了:“我没醉。”
    “醉了的你,也很棒。”奥尔什方放下酒杯,伸出手捧起光战过于温暖的脸颊。
    “我真的没醉。”光战仍旧笑着,乖巧地任由奥尔什方摆弄。
    这下在场的士兵们可炸开了锅。他们不再兴冲冲地等着敬酒而是此起彼伏地吹起了口哨。还有人不嫌事大地让他们亲一个。
    “你们该有个限度。”奥尔什方收回手用假装咳嗽来掩饰自己的窘迫,“我想我平常太放纵你们了。”
    光战看到奥尔什方的耳朵隐隐泛出些红色,刚刚才微微下落的嘴角又翘得老高。她抬起手摸了摸奥尔什方刚才捧着的脸颊,觉得今天十分美好。
    “哎,大英雄你可不知道。平常这个营地从来不过节的,就算是队长生日都没这么花里胡哨地过过。”
    “是啊是啊,这回都是队长说什么‘想让挚友来的时候也能感受到自己真的像在家一样’我们才这么努力地做了这些啊!”
    “而且还让我们把这件事保密!天知道我刚才见到她多想一股脑全说了!”
    起哄的士兵们你一言我一语地给光战告着密,完全不在意一旁已经不敢直视光战的自家老爷。光战也听得认真,还会不时点点头。
    这时弗朗塞尔走了进来,他还没进门就听到这些人的哄闹声。看一眼一发现自己就拼命向自己使眼色的朋友,他良心大发地开了口:“都别说了。你们肯定不知道这几天奥尔什方连工作都完成得快了许多,就怕大英雄来了又忙得不能陪她!”
    “弗朗塞尔你?!”奥尔什方觉得这地方没法待了!
    之后所有人都大笑出声。光战也没忍住。众人的笑声中时不时会掺杂一些“弗朗塞尔我算是看清你了”和“你们明天都给我做十套基础训练”什么的。吵吵嚷嚷的,让光战真的觉得自己有了个温暖的家。
    待到一切重归平静,奥尔什方送光战回房间的路上,他总算有了能和她解释的时间。
    “这些虽然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但我希望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奥尔什方指了指墙上的装饰说,“我可不希望你在跟敌人厮杀的时候想着‘今天过节了我要来一趟巨龙首营地’然后因此而死。”
    “我才不会呢。”光战耸耸肩又加了一句,“那种时候我通常想不起来过节。”
    奥尔什方有些僵硬的肩膀放松了下来:“呵呵,不愧是我的挚友。”
    两人走到光战房间也不过几分钟而已。没等他们中的谁再说些什么就迎来了需要分别的时刻。
    “今天辛苦你了,愿你有个好梦。”奥尔什方站在门外同光战道别。
    光战摇摇头:“我想问你,如果我今天没有来,怎么办?”
    奥尔什方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我希望这儿是你温暖的家。一个能让你享受这个世界,而不是让你负担什么的家。不管你回不回来。”
    听完这些话,光战觉得自己该对他说些什么。想说的话填满了她的内心,但话到嘴边她说出口的却只有一句:“谢谢。”
    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一个词太过单薄,她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他。没让她等多久,他也伸出双臂怀抱住了她。
    “感谢你今天能来。”奥尔什方更加用力地拥紧了怀里的人。
    感受着奥尔什方的体温和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光战闭上眼睛:“我回来了。”
END.

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四格+略微调整的单张

今天的我仍旧希望他们赶紧回老家结婚过上酱酱酿酿的幸福生活>▽<~~~

亚当慈爱的目光byQ薰(bu

夏目本的图解禁了(貌似

光光光光光光光光子酱:

xddd参的夏目本开始预售啦嘿嘿嘿w
扔链接qvq参了两张图!
【《风の记忆》夏目友人帐本-预售】¥AAQxgfrS¥http://c.b0wp.com/h.bi7i35?cv=AAQxgfrS&sm=9253ce